展覽  王興偉在上海?2002-2008  返回

王興偉在上海?2002-2008

-
展覽作品

    展覽介紹

    “展覽的舉辦并不是為了懷舊,而是因為事情處于正在發生的時刻,很難自我觀察和被準確觀察,而且很多時代特征只有當那個時代過去之后才顯現出來。”

    ——王興偉

    20年前的某個炎熱夏日,藝術家王興偉和家人一起,從東北的海城搬來了上海,從此展開了一段有關上海這座城市的奇妙之旅。20年后的2022年,也是在一個夏日,上海當代藝術博物館舉辦展覽“王興偉在上海 2002-2008”,回溯藝術家的那一段“上海時光”。

    展覽將從七個單元探索王興偉上海期間創作的逾四十件繪畫作品,同時,曾經并肩作戰的藝術家好友們也帶來了三十余件形式多樣、風格各異的作品。在彼此的并置與觀照之間,展覽將帶領觀者重訪王興偉在上海生活的那些年里,那個剛剛跨入新世紀的藝術現場,體驗特屬于那個時代生猛而新鮮的創作激情,從而重新觀察并梳理當代藝術在上海的發展脈絡,由此折射出對當下及未來的思慮。展覽將于2022年7月9日起對公眾開放,展期將延續至2022年10月9日。

    2002-2008年間的上海階段是王興偉藝術生涯中最為發散、多元化以及多產的時期。彼時的他,揮別了90年代寫實風格的自傳體式創作,亦不再挪用與跳切中外藝術史中易于辨識的經典圖像,他在新的生活境遇中尋找靈感,拒絕作品中預設好的視覺匹配,開始轉向更為自由的圖像表現與敘事方式。那些同在上海奮斗的藝術家好友們的創作,也開闊了王興偉對于藝術的視野和認知。第一單元中,與好友劉唯艱、周子曦、薛松、計文于、張恩利、鳥頭、楊福東的1:1對比的作品,或以形式、或以主題、或以心理氛圍的對照,隱藏起藝術家們共同的時代記憶,展現了相同的困惑或關注,也將那個時代特有的氣質和激情,呈現其中。

    決定搬來上海生活的原因,源自2000年王興偉第一次到訪上海時的經歷。那時因為參展“不合作方式”而來到上海的他,被眼前的城市景觀所深深震撼,于是這座混雜濃厚歷史積淀和現代摩登氣質的“城市”,成為了王興偉在上海期間一個持續的創作主題。在第二單元“魔幻都市”中,來自好友施勇、楊振中、李山的攝影作品,劉建華、向利慶的雕塑作品,和王興偉創作的巨幅《警世錄》系列,形成了頗具魔幻色彩的融合,刻畫出一個正處于經濟與科技加速發展的彼時上海,于此,裹挾于時代變化中的藝術家們,既獲得了刺激與靈感,也感到焦慮不安。

    作為藝術家,王興偉涉獵過許多藝術風格,卻唯獨在抽象繪畫前躊躇不前。當時的上海是中國抽象繪畫的重鎮,一系列上海抽象畫家以他們的實踐,展現了對于中西融合、多維空間的豐富思考。在他們的影響下,王興偉也開始思考如何完成“抽象”這一命題。于是第三單元“真假抽象”中,王興偉以“身份互換”的方式,在抽象藝術家前輩余友涵,好友申凡、曲豐國、陳墻、秦一峰、黃淵青、周云俠的作品中,看似不經意地混入了一件自己曾經仿冒丁乙創作的“十示”,并以“王興偉”的名義展出了一組2003年從一位開畫店的老畫家那“過繼”的抽象作品。在真真假假之間,王興偉實現了對畫作原創性的調侃,以及身份轉化的實驗。

    在上海期間,王興偉還大膽實驗了“大劃船”系列與“風景和瓦楞板”系列作品。誕生于上海時期的“大劃船”系列是王興偉畫風的一個突變,在第四單元中,可以看到藝術家是如何首次放棄了一貫的寫實畫風,而以漫畫風格描繪了男青年千方百計逐愛女青年的題材。這些簡化的人物從強調平面性過渡到強化體積感,其表現主題也與周鐵海和吳山專&英格-斯瓦拉·托斯朵蒂爾同時期的作品形成了呼應。

    第五單元“風景和瓦楞板”中的作品,是王興偉上海期間較早的一批實驗創作。他突發奇想,借助瓦楞板這種建筑材料,在平面繪畫中引入了立體空間,并利用材料的曲面,使花海、海潮、倒影、足球場等描繪對象得以獲得一種異變的荒謬感。這一時期的作品承載著藝術家在風格過渡期中對材質與畫面關系的理解與深入實踐,如策展人張離所言:引入的非平面繪畫手法,從某種程度上避免了寫實繪畫產生的現實鏡像美學。

    第六單元“工作室”位于展覽的結尾處。王興偉有畫草圖的習慣,有時一幅作品可能有多張草圖,在這個空間中,可以真實感受到他的作品是如何從最初的靈感,逐漸豐滿、變化,直至完成的過程。同時,藝術家當年留存的筆記和照片,也將記憶帶回20年前位于蘇州河畔M50的王興偉工作室,在那里,藝術家的人生起伏與他的藝術探索相互重疊。

    最后一單元匯集了那個時期內多位影像藝術家的作品,它們被散置于各個展廳中,與架上作品形成一動一靜、彼此互補的聯系。楊福東的《小重山》、徐震的《8848-1.86》、周嘯虎的《自衛術》和梁玥的《三個家伙》被巧妙地隱藏于1:1單元之中,與王興偉的作品暗線相連,形成一種獨特的敘事節奏。胡介鳴的影像作品《來自建筑的內部》置于“魔幻都市”單元,為城市的天空奏響了音樂。而唐茂宏的動畫裝置《在路上》,有如信號燈指引著“大劃船”的男女們,劃向人生的遠方。陸春生早期兩部電影作品,《化學史》和《化學史2-過于拘謹的登山愛好者》也將在5樓影像廳中呈現,尋找油田的海軍們將再次出發。

    在上海的這個階段,對于王興偉而言是一段難忘且不可替代的經歷。六年雖然不長,但藝術家以前所未有的熱情和不計得失的心態,創作了九十余張的作品,直至2008年再次遷徙。這個展覽所希望呈現的,并不僅僅是屬于時代的記憶,更多的,它將展現王興偉對于那個年代的再觀察和再思考,這些將伴隨藝術家繼續探索,直至下一個故事的開始。

    种马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