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覽  “微觀之妙”  返回

“微觀之妙”

-
策展人:趙蓓
展覽作品

    展覽介紹

    細胞,這個最微小、最基礎的生命結構,卻搭建和孕育了全部的生命激情。源源不斷的營養活動與能量輸送發生在細胞與身體之間,生命體系就仰賴于此。

    當我們靠近觀察當代青年藝術家群體,會驚訝于他們如何如同細胞,在微觀層面上持續不斷地活躍著,為其置身的社會生活賦予獨特的意義。

    每一位青年藝術家都是以個體的方式存在,好像每一個細胞,獨立又完整,在它所存在的環境中成長。對于細胞來說,生命是一體的,有一個高遠的目標,為了人體的整體功能可以有序運行,而各司其職地發揮著個體的功能。

    如果將大學的一個院系看作一個細胞,而我們培養的人材是為了能更好服務于社會精神文化的持續探索和不斷革新。大學應該加大開放和包容程度,促使每一個細胞找到合適的位置,并連帶激活周圍的生命力。

    滋養新生命需要整個社會的關注和投入,當代的年輕人是極生動并充滿創造力的,他們需要更加溫暖柔韌的環境,展開與社會各層面的鏈接。學院、美術館、畫廊、社會機構等部門協調有效的合作,使我們的社會生態環境更加多元和健康,將傳統的研學,新思想的探索同步且逐步地傳遞給大眾。普及藝術就是普及文明發展的軌跡,所以,美術館和社會各類公益機構在這里肩負著重要的使命。藝術的教育和研究成果能否面向社會各個功能層面進行流暢輸出和宣傳,是判斷當下社會功能是否健全的標準之一。

    先驗的覺察:微觀之妙
    文/趙 蓓

    微觀與宏觀為人類觀察和改造世界構筑了最基礎的邊界線。無論是在最微觀的層面上,試圖掌控微觀粒子的隨機波動;還是追隨愛因斯坦的相對論,在無限接近光速的時刻向著宇宙空間延伸,在微觀與宏觀之間,思維漸次逼近存在的本質。

    微觀與宏觀的界限還幫助劃定注視的范圍。如果將肉眼所能見的范圍均定義為宏觀,注視構成一種自主選擇,我們會將一切所見之物納入視野所能及,由注視引發身體在形象的想象中沉浸。而伴隨著能動的感觀功能,還帶來一些不可見的、具體的、細節的、流動的、變化的情境。這些隱藏在可見可感事物之下的微妙,是另一個宏大的世界,亦是體驗的本源。

    如果把物的可見外觀理解成自然,藝術作品便是另外一“物”。然而,從傳統藝術開始,藝術家的任務就不只是表達可見之物。作品會形成另一個可觀的“自然”,這種體驗是細微而不易被察覺的,藝術家會產生一種“先驗”之邏輯,是先于藝術作品存在的一種狀態。“先驗”不是天生自在,亦不是凝固不變。“它”因人而異,靈性而綿長。不經考慮、瑣碎、凌亂的灑落在意識的邊緣,或像山脈一樣,或像流水一般。有知覺的人拾起“它”、排列“它”、用鏡頭瞄準“它”,為“它”?塑形,讓“它”顯現出來。藝術作品的創作過程就是將那不易察覺的體驗,整理并使之有面貌,以形象的方式公之于眾。

    藝術創造的形象最終是可感的,其中旋律和節奏是抽象性的表達,這種抽象性的根本是尋找一種生命的共情力,它是微觀的、流動的、具有變化的、不易被察覺的,幫助自我擺脫本能欲望的先驗能力。超越自我本能的限制,也許是對審美“幸福感”體驗的最終極本質。而這也是此次展覽的四位藝術家極力追求的藝術方向,亦是本次展覽所提出的藝術實踐的啟示。


                                                                            

    种马小说